1. <nobr id="ldkaq"><tr id="ldkaq"></tr></nobr><th id="ldkaq"></th>

      <th id="ldkaq"></th>

    2. 動態NEWS CENTER
      相關知識knowledge

      白玫瑰花語的由來

      說起白玫瑰,不由讓人聯想起“床前明月光”;不濟的,或者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白玫瑰的花語就是純潔與高貴,白玫瑰表示真誠純潔,就像本來而就美好的愛情,一段浪漫的故事……

      喀爾巴阡山谷更像一個玫瑰谷,喀爾巴阡山南的保加利亞是一個以玫瑰著稱的國度,而喀爾巴阡山北則是以白玫瑰作為國花的羅馬尼亞。藍色多瑙河、雄奇的喀爾巴阡山、絢麗多姿的黑海把這個國度裝扮的如花一樣的美麗,羅馬尼亞是東方拜占廷和西方哥特式藝術的交匯點,如同杏黃色的康·布林科維亞努大公的夏宮。莫戈什瓦亞湖,湖水清澈透底,一個花水相稱的國家。歡樂之城花團錦簇,可是就在這個花一樣的國家,街頭的雕塑里總是各式各樣的老鷹,就像這個國家的國徽。就像拉杜坎,卡·波諾甜蜜的微笑后面……

      和哈吉一樣,貝克漢姆一樣可以讓球在空中劃出弧線,但是貝克漢姆的弧線屬于優美,他是萬人迷;而哈吉的弧線屬于詭異,就像小說《喀爾巴阡古堡》,他是永遠的陰謀家,翱翔在喀爾巴阡的雄鷹。

      1998年屬于浪漫年。人們按耐不住對喧囂的世紀末的向往和追求,總演繹浪漫的傳說。還有浪漫和瘋狂的足球,世界杯。對于1998的足球,人們總是很理想,就像浪漫的炮制出“1982對稱論”,更是對弗爵爺帶出的青年近衛軍的贊嘆,可是,英糙熏陶出來的人是無法拿到世界杯第一種子隊的,畢竟老爵爺只有一個(當時的切爾西還在成長,紅軍還在沉淪),理想的人們于是把他們放到了羅馬尼亞人一組,并且同組配置了已經老去的“年輕的時候只能把球傳進對方門里”的哥倫比亞;以及魚腩突尼斯。英國人舉國歡騰,人們對“1982對稱論”充滿憧憬。

      浪漫的白玫瑰象征著幸福純潔,但是身處斯拉夫腹地的羅馬尼亞并不是斯拉夫人,他們是契米亞人和羅馬人的后裔,就像歡樂之城布加勒斯特在花叢里的老鷹的雕塑,就像他們國徽上月亮和太陽邊的牛頭,羅馬尼亞人沒有所謂的浪漫和“1982對稱論”,他們只有噬血的勝利和像自己的脊梁一樣的喀爾巴阡山。比起1994的羅馬尼亞,他們雖然有些老,但是絕對能拉2石弓,能吃飯能拉屎。哈吉的心并沒有老;哈吉的伙伴們蒙泰亞努、波佩斯庫、尼楚萊斯庫、非利佩斯庫亦是如此;魔爾多瓦、佩特雷斯庫正值當打之年;眼鏡蛇小將伊利耶給人們無限蓬勃的朝氣……

      首場比賽,是1994年美國世界杯小組賽的翻版,兩個人的戰斗,哈吉和巴爾德拉瑪。除了兩位老英雄的金毛獅王和中場陰謀家的再聚首,只有兵刃相見,茂密叢林亞馬遜河和高聳巍峨的喀爾巴阡山,年輕的時候哥倫比亞尚且只能把球傳到對方門里,因為他們缺一個一錘定音的人物,更何況老邁,阿斯普里拉不是那個人物,他就像是主帥戈麥斯眼里的塵埃。但是,羅馬尼亞人有前鋒。眼鏡蛇伊利耶在第45分鐘很敏銳的咬了哥倫比亞人一口,這一口足以致命。因為哥倫比亞人打破斯泰萊亞的十指關。主帥約爾德內斯庫則見好就收,鳴金收兵,早早的把老將哈吉換下場休息。羅馬尼亞人是本組的種子隊,這是國際足聯評的,是自己辛苦打造來的,可是人們心中的種子隊是英格蘭,是“1982對稱論”和小貝帥氣的臉蛋賺來的,羅馬尼亞人要等待的就是英格蘭人。

      第二場比賽無疑是本組的重頭戲,時間定格在1998年6月22日,法國圖盧姿。本場比賽作為雙方都是關鍵的比賽,對于羅馬尼亞,更多的是名譽,是專業種子隊和偽種子隊的較量;對于英格蘭,也是準榮譽,因為誰輸誰就將成為H組的阿根廷人的盤中餐,英國人當然不愿意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短暫的寒暄過后自然就是兵戎想見。羅馬尼亞隊在他們的隊長喀爾巴阡山的雄鷹哈吉的率領下,牢牢的控制了場上的主動權,英格蘭人在中場沒有空間,他們的空間被蠶食……無奈,心高氣傲年輕氣盛的少帥格倫霍德爾不得已在半小時后就做出了第一次換人,小將貝克漢姆換下了久經沙場的保羅因斯,這一調整讓巴蒂一個人打后腰,而把右腳將安道頓調整到左路,生姜頭斯科爾斯往前頂,支援老將謝林漢姆和希勒的火力。正當人們為此變得失而進行議論的時候,魔爾多萬進球了!!!羅馬尼亞人繼續操縱著比賽節奏,把英格蘭人逼向絕境,送到阿根廷人的嘴邊。約爾德內斯這個時候做出了一個換人,他讓老將哈吉下場休息,更是對自大的英國人無情的嘲弄。此時,少帥又做出了第二個換人,這個換人是個賭博,我用青春賭明天,年輕的歐文換下了老邁的謝林漢姆。歐文上場僅7分鐘,他就接貝克漢姆的傳球門前冷靜的掃射,洞穿了斯泰萊亞的十指關。英國人狂歡,為了進球,為了平局,為了無敵青春,為了逃脫阿根廷人的魔爪,為了傳說中的“1982對稱論”……比賽已經進行了80分鐘。1:1對羅馬尼亞人來說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末輪,他們的對手是兩連敗的魚腩部隊突尼斯,而且他們的哈吉已經在場下了。但是不屈服的羅馬尼亞人說了不,就在英格蘭人還沉湎在歐文的進球的時候,約爾德內斯庫完成了兩次換人,做出了他的最后一搏。他用7號馬里烏斯換下了已經跑不動了的進球英雄9號魔爾多萬繼續迷惑著期待平局的英國人,又用15號馬里內斯庫換下了3號里烏。奇跡出現在第90分鐘,羅馬尼亞隊的右后衛2號佩特雷斯庫在英格蘭隊3號勒索克斯的糾纏下,把球送進了英格蘭隊的大門。
      當頭一棒當醒了還在做平局美夢的英格蘭人!羅馬尼亞隊不但自己兩連勝小組提前出線,還把如此美味的英格蘭隊直接做好送給了阿根廷人,更重要的是證明了自己的種子隊的地位絕非浪得虛名,維護了種子隊的尊嚴。

      第三場比賽無疑就是例行公事。羅馬尼亞人譴上了大量替補,他們需要休息等待克羅地亞人的到來,魔爾多萬和眼鏡蛇伊利耶,波佩斯庫、尼楚萊斯庫、非利佩斯庫都座在板凳上,誰也不好說在如此重要的賽會制比賽輪換如此多的人是否恰當。果然,開場僅10分鐘,突尼斯的中場15號就利用點球率先攻破了羅馬尼亞的城池。重要的是羅馬尼亞人在場上更是夢游。無奈,主帥約爾德內斯庫68分鐘遣上大將魔爾多萬。僅過了4分,魔爾多萬為羅馬尼亞隊扳平了比分,并且以不敗的戰績結束了小組賽的征程。

      1/8比賽,他們的對手是新貴克羅地亞隊。賽前,他們集體去把頭發染成了黃色,和隊服的顏色一樣,企圖帶來好運。像玫瑰一樣浪漫。也許是好運氣用到了頭,也許是他們本就應該像《喀爾巴阡古堡》荒蕪多年的喀爾巴阡古堡突然冒煙了,或者說像自己國徽上的鷹和公牛,而不應該屬于白玫瑰。總之,羅馬尼亞死了,死于會拉小提琴的左腳的一點弒。蘇克第47分鐘的點球率先破門,克羅地亞不是突尼斯,羅馬尼亞無力回天。頑強的哈吉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和羅馬尼亞隊完成了這次法蘭西之旅,永遠的完成了世界杯的征程,帶著無奈,帶著感慨。

      后來,羅馬尼亞可以有更多的青年才俊,有更多的穆圖,齊沃,但是永遠再無喀爾巴阡山雄鷹,再無中場陰謀家。白玫瑰是羅馬尼亞的國花,白玫瑰花語是真誠純潔,但是,1998年的法蘭西,羅馬尼亞和羅馬尼亞足球隊在綠蔭場上把白玫瑰花語演繹成了像他們國徽上的鷹和公牛一樣,就像是喀爾巴阡山的脊梁和喀爾巴阡古堡的神秘。

      西方人大战人兽在线观看